北京单场试机号
2019年09月21日   星期六
當前位置: > 致公風采 > 人物寫真

徐偉春——溫籍僑界的熱血“冷鋒”

編輯:admin 發布時間:2017-08-15 訪問次數:2486 關閉窗口打印此文收藏此文

 連日來《戰狼2》熱映,電影主角冷鋒在非洲某國動亂撤僑時挺身而出,以一己之力奮勇保護僑民,讓觀影者無不熱血沸騰。

電影雖是虛構的,但在真實世界里,因國外局勢動蕩,這些年不少華僑也經歷了撤僑事件。其中,就不乏徐偉春這樣的溫籍華僑,為順利撤僑,他們挺身而出、不顧個人安危,他們可謂是“冷鋒”這個形象的真正原型。

 

徐偉春,致公黨黨員,1975年出生于鹿城區,1991年出國求學創業,現定居希臘,為希臘萬豪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希臘華僑華人總商會會長。

 

利比亞撤僑

 

徐偉春給利比亞撤僑僑民發電話卡

 

2011年2月利比亞局勢動蕩,戰爭一觸即發。為保護在外僑胞,中國調動了182架中國民航包機、5艘貨輪,動用了4架伊爾-76運輸機,租用20余艘次外籍郵輪,發起了中國政府最大規模的一次撤僑行動,把35860名中國公民接回了家,其中的13815人從希臘的克里特島中轉撤回。

“當時得知撤僑中轉希臘的消息,我人還在溫州,但第一個念頭就是要趕快回希臘去幫忙。我參與過組織華僑協助2008年在希臘的奧運圣火傳遞,有組織經驗,一定能幫上忙。”希臘華人華僑總商會會長徐偉春說,他一邊收拾行李,一邊訂了回希臘的機票。

 

這些場面或感動或恐怖,讓他終生難忘

從溫州中轉北京、伊斯坦布爾,經過15個多小時的飛行,他到達希臘雅典的機場,讓員工帶走他的行李,就匆匆上了去克里特島的飛機。

“聽說不少人在船上感冒、發燒、暈船,我就叫人準備了些藥物。然后聯系了十幾名希臘溫商,他們都和我一樣自費登島幫忙,有的人甚至是關了店特意趕來。當時總共有60多名華僑志愿者,其中40多人是溫州人。”徐偉春說。

他一到碼頭,撤僑的郵輪已到岸,“我聽到船上幾千人在喊‘祖國萬歲’‘感謝祖國’‘感謝政府’,那場面我一輩子也忘不了,太感動了。”

人們陸續從船上下來,“應該逃得很匆忙,大多數人都沒帶行李,不是拎個蛇皮袋,就是把衣服卷成一團抱在手里。他們的臉上滿是疲憊,我們看到有人腿受傷了,就用輪椅抬下來。我還到郵輪里喊‘有沒有溫州人’,不過沒有人回應。”

在克里特島上,希臘海關開了3條通道,由徐偉春等華僑幫助移民警察核實身份入關。“大部分人都沒有護照,有的只有張身份證復印件。我們華僑就想辦法,只要他們會講中文、會唱國歌,我就示意移民官放行,移民官會親切地說聲‘歡迎來希臘’,然后送上一袋面包和礦泉水。”徐偉春說。

其間有一幕,讓徐偉春至今難以釋懷。他回憶,有一個江蘇人給酒店保安塞了張紙條,保安不認識中文,于是把紙條交給徐偉春,上面寫著“救我”兩字。“我上前去找他,他眼神呆滯,卻突然跑到人群里大喊‘快跑快跑,我們都要死了’。我們拼命去把他壓制住。聽他工友說,他是看到軍隊用機槍掃射人群,嚇壞了。我們把他送去醫院服用鎮靜劑,他一直反抗。”后來類似《戰狼2》的一幕出現了,一名駐希臘武官上前喊道:“我是人民解放軍,是駐希臘武官,我會保障你的安全,你不用怕。”那人這才安靜地吃了藥。

 

徐偉春幫下船的利比亞撤僑僑民搬行李

 

 

“溫州式管理模式”,把僑民管得井井有條

據徐偉春介紹,當時一艘郵輪最多載3000人,連著11天每天都有郵輪到港,要安排他們入關、吃住、接送。而大使館只有十幾名人員,加上臨時抽調過來的駐地武官,也難以應付這么繁重的接待任務。徐偉春等華僑的到來,無疑解了燃眉之急。

“這些僑民被安排在島上幾十個酒店,到處都是人。由于語言不通,連入住手續都變得極其困難。”徐偉春說,溫州人就想出一套辦法,他們將僑民分成50人一大隊,設大隊長;大隊里每10人為一個小隊,設小隊長。僑民有任何需求都要逐級上報,最終由大隊長向志愿者匯報,志愿者上報指揮部再予以執行。“因為我們對他們情況不熟悉,他們大多是工友彼此熟悉,更易管理。”

 

徐偉春在碼頭上維持秩序

 

幾千人的就餐對酒店來說,也是一大挑戰。“我們志愿者到酒店后廚,告訴廚師不要做繁復的希臘菜,做簡單方便、符合中國人口味的食物。我們還協助大使館制定就餐制度,各大隊分時間分批按順序就餐,女人、兒童、老人、傷員可以優先就餐。”

“僑民送走得太慢,是我們遇到的大難題。因為很多人沒有護照,登記手續非常麻煩。”于是,溫州人又開動腦筋。“我們給所有僑民編號,根據編號提前一天把他的護照信息收集錄入到航空系統,有幾名志愿者一直在航空公司負責輸入信息。這樣在機場,每個僑民手上貼著一個編號,空姐只要叫個編號,人就能登機了。原來需4個多小時的登機工作,1個多小時就完成了。”

 

志愿者們感動別人,也成全了自己

“我記得一個年輕的女會計在機場登機前,走過來一邊單膝跪下,一邊遞給我一張紙條,我扶住她,打開紙條,上面寫著‘感謝你們,希臘華人華僑’。當時我覺得我們做的一切都值了。”徐偉春說,奮戰的11天,僑胞的不少作為讓他倍感驕傲。

比如華僑志愿者一到酒店就說“我們不用房間,都給利比亞僑民吧。我們穿了羽絨服來,拉上拉鏈睡大廳沙發就可以。”還有一個姓吳的小伙子,負責開車送僑民去機場,雨天路滑來回一趟要3個多小時。他從早上9點跑到晚上10點,眼睛通紅、頭發發油,卻還堅稱能再跑一趟……那些天,每個志愿者的聲音都是啞的,衣服都沒怎么換。徐偉春說:“我就一身衣服,11天后回家,老婆都說我臭死了。”

就是這樣的付出,2011年以溫商為主的這群希臘浙商群體獲頒“風云浙商”群體獎。徐偉春說:“后來大使館說要給志愿者辛苦費,我們每個人都拒絕了,因為我們從來沒想過錢,也沒想到后來會獲得這么多榮譽。我們開心的是幫助了別人,見證了歷史,這個榮譽屬于全希臘參與此次行動的華僑華人。”(來源:《溫州都市報》 編輯:胡孫敏)

上一篇:義利并舉 至公至善 下一篇:印尼歸來的致公娣妹花
北京单场试机号 北单上下单双玩法规则 买快3有稳赚的方法吗 赢永久免费计划版app全 2019年生肖合数单双表 二八杠单机游戏下载 11选五助手app下载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 三个骰子大小开点规律 双色球稳赚投注技巧 球探比分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