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试机号
2019年09月21日   星期六
當前位置: > 致公風采 > 人物寫真

徐哲的大兵路

編輯:admin 發布時間:2015-10-14 訪問次數:4105 關閉窗口打印此文收藏此文

 

“根之所在,生命之所依托,無論是我們生活的城市,還是我們的職業、經歷或習慣,都不能磨滅身為炎黃子孫的那份驕傲!”

——致公黨員、法國外籍兵團退伍華人戰友會常務副會長徐哲的“大兵”路

 

中國人在國外軍隊中當雇傭兵早已有之,其中最著名的便是法國的外籍兵團。有趣的是,在這支戰功顯赫、成員主要是外國志愿者的法國軍隊中,溫州籍中國人一度是兵團華人服役群體中的多數。在服役期滿退伍之后,這些久經沙場的溫州人,幾乎所有人都選擇了從商,并獲得了不小的成就。法國外籍兵團退伍華人戰友會常務副會長、溫州外貿企業協會副會長、致公黨員徐哲就是其中之一。

“我不想背叛我的祖國,我會選擇當逃兵”

    1991年,16歲的徐哲隨母親來到法國巴黎,最初的時候,母親希望徐哲能在法國念完高中和大學,然后留在法國,找一份體面的工作。然而,生性好動的徐哲早在國內就厭倦了讀書,他征得母親同意,在當地一位華人開的中餐館里找到一份洗碗工的工作。為了能最快適應語言環境,他上班時與餐館的法國客人積極交流,下班后去語言學校學習法語,頭腦聰慧的他很快練就了一口地道流利的法語。

巴黎的繁華讓年少的徐哲怦然心動,他希望自己能留在這座城市里發展,但因為最初屬非法入境,徐哲隨時有被當地警察查出遣返回國的危險。

留在法國是徐哲一度的夢想。一個偶然的機會,徐哲從一位法國外籍兵團當兵的溫州老鄉那里得知,加入法國籍或者獲得居留權并非一定要等到國家大赦。事實上,到法國外籍兵團參軍是一個不錯的機會。無論你是否偷渡到法國,甚至犯過法,只要你年齡在18-40周歲之間,在軍團服役滿5年,即可優先申請入籍。老鄉的一番提醒令徐哲心里狂跳不已,他決心加入法國外籍兵團改變自己的命運。

1994年初,徐哲來到法國外籍兵團報名參軍,幾項體能測試下來,他在同一批幾十個報名者中成績位居前列。面試的時候,一位戴著貝雷帽的法國軍人問他:“如果將來中法交戰,你會為誰而戰?”徐哲當時的回答是:“我不想背叛我的祖國,我會選擇當逃兵。”

說完這句話,徐哲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說得對不對,結果外籍兵團還是把徐哲留了下來。后來徐哲才明白那個問題的玄機,如果回答為法國而戰,那么法國人會認為一個連自己國家也不愛的人,到頭來也會背叛法國。如果回答為自己的國家而戰,那么法國人又會認為花那么多錢,培養你做軍人絲毫不值。徐哲說:“其實我當時回答也是違心的,如果真的中法交戰,作為法國外籍兵團的一員,我會毫不遲疑地站到祖國這一邊。”

三個月的魔鬼訓練,《我是特種兵》的現實升級版

法國外籍兵團成立于1831年,當時法國正陷于阿爾及利亞的民族獨立戰爭泥沼,法軍傷亡慘重,國內輿論一片抨擊。為鼓勵外籍士兵為法國而戰,政府頒布法律,允許官兵在兵團服役5年后加入法國籍。法國外籍兵團屬獨立軍團,部隊裝備比法國普通部隊優良,士兵收入也高于普通部隊,外籍兵團成員來自一百多個國家。法國通常把最艱難的軍事任務交給外籍兵團來完成。

  進軍營后,徐哲發現法國外籍兵團共有一萬多人,下設十個團。除了少數的法國人,大部分外籍士兵都來自東歐國家,他們當兵目的是為賺錢。亞洲人在外籍兵團占的比例相當少,中國兵則以溫州人為主。

  三個月的訓練需要24小時待命,每天徐哲和戰友們在訓練場上摸爬滾打學習射擊、格斗技能。在徐哲印象中,三個月訓練最苦的是最后四天的急行軍。四天行軍幾乎是不分晝夜在戶外奔走,徐哲兩只腳板上很快長滿了大大小小的水泡,稍作休息后,每走一步都會感到腳底鉆心地痛,但是為了居留權,他什么都忍了下來。每次行軍,長長的隊伍后面總會跟著一輛越野車,隨時收留那些昏厥或者放棄的士兵。

  憑借出色的訓練成績,徐哲本可分配到法國外籍兵團中待遇最為優越的傘兵團,但是由于傘兵訓練基地設在遠離巴黎的科西嘉島,考慮到周末回家不方便,徐哲選擇進入外籍兵團的步兵團。進步兵團不久,徐哲因為槍法出眾,步兵團根據他的特長,讓他成為一名狙擊手。

19956月,徐哲所在的部隊被派到南斯拉夫執行任務。當時,長達4年多的波黑內戰已近尾聲,但巴爾干半島依然籠罩在戰火的硝煙中,人員傷亡人數每天都在增加。在去南斯拉夫的輪船上,晚餐安排得相當豐盛,有法國紅酒、鵝肥肝,還有各類海鮮。面對美酒佳肴,徐哲卻一點也提不起胃口,因為部隊已經告之,晚餐結束后,所有人務必寫好遺書。其實遺書內容已經打好,只需簽名即可。在遺書上簽名的時候,周圍仿佛靜得連一根針掉下去也能聽見,徐哲感到自己的心在顫栗。“我才20歲,連女朋友都沒有談過,我不想死!”

  到了南斯拉夫,徐哲所在部隊駐扎在沒有人跡的高山上,為安全起見,士兵生活用水都由部隊統一發放,每個士兵一天只能分到三公升水,以致洗澡都成了問題。

  在營地里,徐哲頓頓吃的都是令人乏味的罐頭,因為處于戒備狀態,士兵睡覺也都是半蹲著,手里握的沖鋒槍就頂在頭上的鋼盔上。

  山上缺乏通訊設施,徐哲和家人聯系主要靠通信,一封信從發出去到回信,通常都要一個月時間。死亡時刻威脅著法國外籍兵團士兵的生命,有幾次徐哲幾人坐裝甲車外出執勤,坐在車內,徐哲能夠清晰地聽到,裝甲車外面車體上傳來“叭叭”的子彈攻擊聲。

  三個月后,部隊開始在山下建立基地,進入基地,徐哲終于能吃上新鮮的蔬菜,由于在戰地上精神過度緊張,還導致一些士兵精神崩潰。不久,徐哲驚聞兩位士兵在基地自殺的消息。兩個士兵自殺讓徐哲心里罩上一層陰影,徐哲堅持著,他告訴自己,要頑強地活下去,未來注定會越來越好。

  從南斯拉夫回來,徐哲獲得了聯合國世界和平勛章、法國衛國戰士勛章等榮譽。不久,他被部隊提拔為下士,成為一個班下面的小組長。經歷戰火的洗禮,徐哲開始選擇部隊較為安全的文職工作,之后他到部隊參加文秘崗位培訓。這個崗位讓他法語書寫能力得到很大的提高,當兵最后一年,徐哲還成為連隊的文秘主管,手下四個秘書,都是法國人。

“中國人真了不起,退役后總是創造奇跡”

5年后,徐哲離開軍營,如愿以償地拿到了法國的居留權。他不甘于巴黎舒適平凡的生活,而選擇了闖蕩非洲。1999年,他在西非尼日利亞創辦了自己的第一家貿易公司,賺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之后又在尼日利亞投資了食品與飲料公司。2002年,他返回法國,創辦了一家百貨批發公司、兩家超市,還在巴黎最大的批發市場中心地塊開發了商場。他到世界各地經商,成為一個事業有成的商人。

盡管在國外的事業蒸蒸日上,但為了讓自己的孩子能從小接受中華文化教育,不成為“香蕉人”,2007年,他決定回國創業,攜妻兒回溫州。回國前,他在街上碰到自己原來部隊的連長,連長盯著徐哲開的奔馳車大發感慨:“你們中國人真了不起,退役后總是創造奇跡。”

徐哲說,如今,外籍兵團中的溫籍大兵的比例已經下降。越來越多的溫州人不必像過去一樣靠違規途徑前往歐洲,溫州街道上四處豎立的移民咨詢廣告顯示,溫州人可以理智地選擇留學、移民、人才輸出等途徑從容地走進歐洲。

回憶昔日在法國外籍兵團的日子,徐哲說他自始至終沒有后悔過,部隊鍛造了他堅韌不拔的毅力,這對他以后經商很有幫助。這些久經沙場的溫州籍勇士,也許因為身上始終割舍不去的“溫州情結”,在服役期滿后,除少部分選擇繼續與兵團續簽合同外,剩下的溫州籍華人士兵幾乎都選擇了從商,并取得了不俗的成就。除了個人成就,這些溫州籍華人大兵還積極參與中法之間的各類社會活動,他們為此專門成立了法國外籍兵團的第一個戰友會——華人戰友會,徐哲擔任法國外籍兵團退伍華人協會常務副會長。

外籍兵團華人戰友會,中法交流的中堅

如今,總部設在巴黎的法國外籍兵團退役華人戰友會已有200多名會員,他們不僅積極響應和參與祖籍國的各項大事件活動,還發揮自身能力促進中法之間的交流。經過多年的努力和耕耘,這些來自溫州的華人老兵,已逐漸成為中法交流的中堅力量之一。

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2010年青海玉樹地震期間,面對國內同胞遭受的災難,戰友會先后共籌集100萬元寄給災區。

2010年,在戰友會的牽線搭橋之下,法國歐拜赫維利埃市與溫州樂清市簽署了友好合作意向,建立經濟文化友好交流體系。歐拜赫維利埃市位于巴黎北郊,擁有超過700個華裔商人建立的批發貿易公司。歐拜赫維利埃市以及圣德尼平原都市圈的華裔商人主要來自溫州。

這些退役的溫州籍士兵,也是維護法國華僑華人權益的主力。2010620,面對日益影響華人社區安全的盜搶犯罪,法國外籍兵團華人戰友會等5個以溫州人為主的僑團,聯合30多個法國華人社團,在法國巴黎組織發起“反暴力,要安全”活動。近3萬華僑華人參加了活動,他們高舉“反暴力,要安全”、“我愛巴黎,拒絕暴力”、“互敬互重,友好相處”等中法文標語,呼吁法國治安部門能加強整治,打擊盜搶犯罪,維護華人社區的安全。

對此,法國《歐洲時報》評論認為,這次大游行堪稱華人華僑維權史上的里程碑。該事件也被作為海外溫州人團結的典型,被溫州官方作為史料收入進了《溫州年鑒》中。

作為中法文化交流的橋梁,這些曾在外籍兵團奉獻青春的華人大兵,已逐漸成為中法交流中的中堅力量。正如法國外籍兵團退伍華人戰友會在官方網站上所言:“根之所在,生命之所依托,無論是我們生活的城市,還是我們的職業、經歷或習慣,都不能磨滅身為炎黃子孫的那份驕傲。”(吳芳芳)

上一篇:公信做事 公德做人 下一篇:為了甌劇,我愿成為標桿
北京单场试机号 智博网官方网站 赌大小技巧 历史开奖记录大全 pk10计划网页 快速时时计划 全天最精准时时彩计划 网上炸金花发牌规律 3d胆拖投注表及中奖 牛牛抢庄赢钱技巧 辉煌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