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试机号
2019年09月21日   星期六
當前位置: > 致公風采 > 人物寫真

致公黨員王容峰:像巴菲特一樣滾雪球

編輯:admin 發布時間:2015-03-19 訪問次數:3896 關閉窗口打印此文收藏此文

 

王容峰,男,浙江杭州人。現任浙江泰樂通信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杭州施樂事達通訊設備有限公司董事長、杭州暢圣計算機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并任杭州市上城區十三屆、十四屆人大代表;杭州市工商聯常委;杭州市上城區工商聯副會長;杭州市上城區知聯會會長;杭州市上城區二屆、三屆僑聯副主席;杭州市青年企業家協會常務理事;致公黨杭州市上城總支副主委;杭州大學生創業俱樂部創業導師。

      

 

題記

“人生就像滾雪球,最重要之事是發現足夠濕的雪和長長的山坡。”

                                           ——沃倫·巴菲特

雪球一:十年賣手機過十億元

你的財富究意是如何積聚起來的?

19941010日,股神巴菲特在美國內布拉斯加大學的演講中說:“這個過程有點像從山上往下滾雪球,最開始時雪球很小,但是往下滾的時間足夠長,而且雪球黏得足夠緊的話,最后雪球就會變得很大很大。”

這個滾雪球的過程,也同樣應驗在浙江泰樂通信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容峰身上。

19936月,王容峰畢業于南京郵電學院無線通信專業。其后十年,他選好“長長的山坡”,從國企辭職下海,從做手機生意開始“滾雪球”,從此一路風生水起。正是“移動改變生活”的黃金十年,他的生意在2003年到達巔峰,彼時每年手機批發量超過100多萬臺。2004年,他帶領企業進入全國民營企業500強,一年實現銷售額突破10億元。

說起來看似簡單,做起來其實并不輕松。1993年大學畢業后,他被分配至浙江省無線通信局工作,也就是中國移動的前身,而這正是他所有事業的起點與觀察哨。從當時社會環境來看,那肯定是份“金不換”的理想工作,放棄穩定工作選擇下海創業需要“斷舍離”的勇氣以及信心。而且,最關鍵的事正如巴菲特所說,要發現足夠濕的雪和足夠長的山坡。

王容峰對市場很敏感,他剛上班就發現了這兩個創業要素:“濕雪”就是手機,那是即時通訊的“剛需”產品;而“山坡”就是需求,是整個中國發展的巨大未來空間。一次偶然的機會,他被調往經營部工作,有機會接觸到各個國外知名手機制造商的代表,在與廠家的反復交流中,他對市場有了清晰判斷,也慢慢對銷售行業產生了濃厚興趣。

市場瞬息萬變,機會說來就來。

1998年前后,國內通訊正從模擬網向GSM網轉網。原有的大哥大產品被無情淘汰,手機分銷行業蓄勢待發,成功市場模式清晰呈現在眼前。不顧家人的反復阻撓,王容峰做了一個大膽決定:拋棄國企金飯碗下海經商。王容峰與合伙人籌集資金,創辦了蜂星電訊浙江公司——杭州施樂事達通訊設備有限公司。

關于下海創業,王容峰反復強調“機遇”的重要性——“我不屬于從小就有創業夢想的人,我接受的傳統教育是一步一個坑。我認為創業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是機遇,也就是說,在正好的時候,我們有個正好的團隊,遇到了一個正好的契機。那是模擬手機轉為數字手機的關鍵時候,我們都認為這個變化就是機會,那預示著未來的巨大市場。你想啊,當時的手機號碼是郵電局打包賣給客戶,非常昂貴,3萬多塊錢一個。如果把機卡分離的話,就意味著突然增加了一個巨大的開放市場。看清楚了那些事,我們就毅然下海了。”

公司第一年,只有位于杭州清泰街上的一家摩托羅拉專賣店,從銷售、收銀到倉庫,一共只有七八個人,憑著大眾的消費熱情以及被釋放出來的市場需求。僅僅第一年,他們就賣出去幾千臺手機。

此后連續數年,瞄準商機的王容峰持續發力把“雪球”繼續滾大:他在浙江全省發展了近30家專賣店以及中國移動的合作營業廳,還招募了近200個蜂星電訊加盟店,每年直營店的手機零售及手機分銷最高時超過百萬臺,2004年年銷售額突破10個億。

第一個大雪球滾成了。

 

雪球二:從賣手機轉為賣繳費服務

一個雪球可以一直滾下去嗎?

答案是不一定,做企業就要不斷適應變化,所以還得繼續滾新雪球。

二十年間,風起云涌,手機這個行業變化太快,幾乎讓人目不暇接:當初諾基亞干掉了摩托羅拉,后來蘋果干掉了諾基亞,終結者全都躲在你看不見的地方。在中國,原本跟手機毫無關系的雷軍推出了小米手機,羅永浩居然也搞出個錘子手機。誰都別瞧不起誰,江湖風波惡,誰都不知道前行路上會遇上什么難纏的妖怪。

曾經,王容峰麾下在全省擁有11家摩托羅拉專營店、110多家加盟店,后來全部改成諾基亞產品線。沒辦法,諾基亞如日中天的時候,誰都無法抵擋它的誘惑。可是,當你的身邊到處都是諾基亞專賣店的時候,挑戰也就隨之而來。

2000年上市的諾基亞8210直板手機,時尚小巧倍受歡迎,當了兩年多爆款機型。結果做的人越來越多,利潤越來越薄,后來一箱貨20個手機才能賺50元,手機當成白菜賣了,專賣店直接變成搬運工了。這還只是當年市場慘烈其中一例。

2003年之后,洋品牌手機利潤空間更是急速下滑,必須考慮企業整體轉型的問題了。

王容峰也曾想過投資做自己的手機,可是國產手機品牌已然山頭林立,看不出自己在這方面能有什么更強的優勢。

反復考慮之下,他想明白了下一個雪球從哪兒開始滾起——“手機這種硬件只是載體,最重要的還是內容和服務。我們以前賣手機是滿足需求,那接下來大家都有了手機還需要什么服務呢?比如,手機充值就是個一般人看不見的大市場。”

2004年,王容峰做了個小小的創舉,將手機充值卡改為紙質卡,成本從原來PVC材質的幾塊錢直降為幾分錢一張,替運營商做繳費業和SP短信增值業務。

2005年,王容峰創立泰樂通信,原來的蜂星通訊還在,但已不是主流業務。這一次,他又推著雪球找到了新的“長山坡”——2009年開始,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三大運營商開始快速發展,3G以后從語音通信一直到流量通信,一切都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在進行著。當時的繳費業務,每年都能做到二三十億元。

又一個大雪球在他手中誕生。

 

雪球三: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新思維

都在說互聯網思維,可到底什么是互聯網思維?

小米創始人雷軍曾有兩句名言廣為流傳。一句是“與其在鹽堿地種莊稼,不如在臺風口放風箏”;還有一句就是“在風口上,豬都能飛起來”。有人評價,這兩句話體現出了小米成功的核心要素——利用互聯網思維,借勢成功。

在王容峰看來,所謂互聯網思維其實是倒逼過來的,這和手機更新換代的道理一樣:一開始是手機稀罕,后來是流量稀罕,再后來可能手機本身都會消失。真正的互聯網思維,就是無時無刻不在擁抱變化,拋棄鹽堿地,尋找臺風口中。誰如果不懂得這個道理,就會被時代遠遠甩在后面。

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這句老話說的其實也是這個意思,就是世間無常,不要迷戀已有的成就,而要不停尋找新的風景。

2009年后,王容峰率領泰樂通信開始第三次轉型。這次推動的雪球,是移動互聯網業務,將繳費模式從線下轉到線上,開天貓店,開通支付寶以及財富通接口。

2010年,3G業務推出;2012年,4G業務上線。線上營收比線下營收多出整整五倍,線上繳費有幾十億元的交易量。

2014年下半年,泰樂通信推出易充便民繳費服務平臺,將話費及各種生活繳費打包在一起。進社區,進加油站,進超市,和大家一起做大開放平臺。

趨勢,是王容峰在談話中反復提及的一個詞。他舉例說明為何轉型重要——“這兩年很明顯的變化,就是話費充值開始轉為流量充值了,移動互聯網已經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如果我們的服務還滯后于這種變化肯定不行。現在國外都是買流量送話費,短信免費也肯定勢不可擋。所以開放平臺無比重要,我們得把各種服務類型搬到這個平臺上,這樣用戶才會跟著你走。”

移動互聯網時代,王容峰的新思維里,除了建設開放繳費平臺,還有其他幾個設想——

泰樂通信現在的第二大業務,就是原來的SP增值業務,但在移動互聯網時代也要轉型。主要方式是行業應用開發,建設快通平臺,目前正在幫物流公司做服務模塊應用設計。比如,順豐快遞手下有一萬個快遞員,原來大家的手機號碼都不同,聯絡起來還是不方便。現在就可以用企業總機統一號碼,還有開機提醒、身份驗證等多種附加服務。

泰樂通信接下來的第三大業務,就是新公司暢圣科技所要做的大數據應用。做細分市場,現在都要求精確制導,所以雪球又找到了“長長的山坡”:一是房產營銷,二是互聯網征信,三是游戲聯運。三大業務板塊綁定,都可以根據用戶不同數據作整合分析,幫助各路企業做市場細分。一言以蔽之,就是整合精準信息,提供精準營銷,實現精準提升。目前,在上海每月有二三十個樓盤營銷已經在使用這些大數據。互聯網征信方面,前期已經在和一些互聯網金融企業啟動,與銀行系統亦有合作。

1993年大學畢業至今,22年彈指一揮間,王容峰笑談自己其實“一直都在移動”:“我從傳統移動通信的分銷商,轉型到移動通信的服務商,再到現在移動互聯網的合作商,我就是‘移動改變生活’的見證者。我相信,在未來,我還會見證手機的消亡,見證可穿戴設備以及移動辦公室的大行其道。這是個特別有意思的年代,這也是激發智慧的時代。我曾經受邀成為杭州大學生創業導師,我最想告訴年輕人的是,不同時代有不同機遇,一定要找出最適合自己的路。現在的孩子們都普遍喜歡創業,但介入點與思路大同小異,還是擠在一條獨木橋上,成功并不容易。”

王容峰是個正能量滿滿的人,這一點從他所獲的各種榮譽上就能看出——杭州市第四屆優秀社會主義建設者、杭州市上城區第一屆優秀社會主義建設者、2010年度浙商新銳、杭州市關愛員工優秀企業家、2013年第二屆杭州市“僑聯優秀人物”、2014年度中國致公黨“浙江省社會服務工作先進個人”。

  雖然獲得了諸多成功,王容峰卻說自己仍處在創業路上,還是一個不停行走的人。對同行之人,他想分享自己這樣的創業感悟:“執著,不論是就業還是創業,都是很重要的一點。創業的過程就是團隊相互磨合的過程。羊群走路靠頭羊,領頭羊必須要犧牲一些個人的利益,才能帶動整個團隊的積極性。”

2015年,他給自己的規劃是多做些平臺服務。健康是一條主線,他喜歡行走,給自己制訂了每年1000公里的徒步計劃,并以此凝聚了相當多的同好人群。

35日這一天,農歷乙未年正月十五,杭州雨加雪天氣,早晨628分,他毅然起床,暴走了7.8公里。對他來說,生活就是不停地行走,每變換一次路線,都會看見不同的風景。(張海龍)

上一篇:走向“大師”之路 下一篇:南宋官窯藝術的傳承者
北京单场试机号 极速时时万能规律 时时计划群 广东11选5任选8稳赚技巧 pk10彩票是合法的吗 大乐透投注停售时间 博远棋牌 大乐透历史对比查询器 重庆时时彩新规律公式 上海时时杀码 五分pk全天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