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单场试机号
2019年09月08日   星期日
當前位置: > 致公風采 > 人物寫真

黃文炯:龍的傳人

作者:鮑百易 編輯:admin 發布時間:2014-04-17 訪問次數:4249 關閉窗口打印此文收藏此文

致公黨黃文炯珍藏著一本黑色封皮的筆記本。在略微泛黃的紙張上,他用文字和照片記錄著自己之前走過的七十余年的人生歷程。翻開筆記本的封面,映入眼簾的是他用藍色圓珠筆,描了一遍又一遍的四個大字—“龍的傳人”。也許這簡簡單單的四個字,是他對這本自述所作的序,亦或是他對自己這七十多年人生歷程的高度凝練。

 

父親常對他講:“我們是中國人,你要回中國去。”

 

上世紀初,黃文炯的父親為謀生計,攜家帶口,輾轉于東南亞各國,最后在馬來西亞定居下來。1936年7月,他在當地出生。兒時的他總為父母在的地方便是家,似乎沒有余光中筆下那淡淡的鄉愁然而,父親常對他講:“我們是中國人,你要回中國去。”

在父輩的打拼下,五十年代他們已經擁有了自己的橡膠園和胡椒園,家境逐漸好轉。但生活條件的改善愈加增添了父親對故土的思念,“雖不曾看見長江美,夢里常神游長江水。雖不曾聽見黃河壯,澎湃洶涌在夢里。”父親把重回故土的愿景寄托在他身上,希望黃醫師能代替他為這個曾經多災多難的國家盡一份心,出一份力。那時中國百廢待興、欣欣向榮,這也無形中也激起了黃醫師及周邊年輕人報效祖國滿腔熱情。1954年7月,他和幾個年輕人在越南沙撈越乘上“芝萬宜”郵輪,踏上了歸國的行程。郵輪經新加坡、香港,深圳駛入國門。他人生的新篇章也由此展開。

在廣州華僑補習學校短暫學習一年后,他選擇了去風景優美杭州。在杭州賀蘭高中讀書期間的一些經歷讓他記憶猶新。他有幸見到了周恩來總理,深深欽佩于總理處事的得體與睿智。他作為歸僑學生代表在建機場迎接陳毅元帥,元帥言談舉止間透露出來的大氣也讓他至今難以忘懷

 

“愛國無罪”四個字就如同稀釋劑一般,

稀釋了他心中所有的委屈與不平。

為了實現自己治病救人的崇高追求,高考時報考浙江醫科大學被該校醫療系成功取。1960年,他走上了學醫之路,也開始了與“白大褂”和“手術刀”大半輩子的緣分大學畢業后的工作履歷就如他的個性一樣簡潔純粹,第一行是“分配至寧波市第一醫院 外科醫生”,第二行便是“原單位退休”。在工作期間,黃醫師潛心鉆研業務,在醫術上不斷追求精益求精,深得同行好評。他專長于治療乳房疾病外科、消化道外科和傷外科等方面的疑難雜癥。在學術上,發表了醫學論文40余篇。他堅持醫德為上,仁心仁術感動患者無數。

即便如此,在文化大革命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身為歸僑的黃醫師仍舊未能幸免被政治懷疑和單獨審查的厄運。記得那天晚上,他被揪到設在廣濟街的一處審查點接受調查。一個革命造反派質問道:“聽說在馬來西亞,你家家境很好,為啥來中國?”

黃醫師堅定地回答:“因為愛國!”

這個誠懇的答案并未換來質問者的理解。相反,他聽后火冒三丈,一腳踢翻了凳子,抽手就給了黃醫師“啪啪”兩個響亮的巴掌:“你回國肯定別有用心,你馬上交代。”

“愛國無罪!”黃醫師回答得鏗鏘有力,落地有聲。

對黃醫師的審查進行了大半個晚上,沒有任何結果,最終只能作罷。第二天早上,黃醫師依舊像沒事一樣出現在手術臺旁。許多人難以理解,直佩服他的心態好。是的,他有著寬廣的心胸,堅定的信念,也不遺忘當初回國的初衷“愛國無罪”四個字就如同稀釋劑一般,稀釋了他心中的所有的委屈與不平。

 

盡管條件如此艱苦,可黃文炯醫師仍樂觀面對,為了祖國的榮譽,

為了中馬兩國人民的友誼,他奮力工作,不辭辛勞。

 

1986年至1989年期間,黃文炯醫師受中國政府委派遠赴西非馬里共和國,擔任西加索醫院援外專家。

馬里位于非洲西部撒哈拉沙漠南緣,氣候干燥炎熱,熱季時45℃以上的高溫天氣常見。每每一臺手術下來渾身的洗過一樣,此中的艱辛唯有身處其境者才能有所體會。身在異鄉,

最為難熬的是對祖國和親人的思念。馬里的通信條件不好,援外醫生信件一個月才能統一收發一次。因此,月大伙輪流騎20多公里自行車到中國使館取信件成為援外醫生最為期待的事情。

盡管條件如此艱苦,黃文炯仍樂觀面對祖國的榮譽中馬兩國人民的友誼他奮力工作不辭辛勞。馬里援醫的三年期間,他與馬里醫務工作者共施行了2000多例外科手術,其中包括成功完成了西加索醫院建院以來首例肝癌切除手術。患者肝臟手術最大的難題是術中要輸血,當地血源幾乎為“零”,難度、風險不言而喻,但黃醫師卻不曾退縮,知難而進通過科學的應對,手術取得了圓滿成功。這個可喜消息在當地主要媒體《前進報》上進行了報道。消息傳到國內《寧波日報》也在頭版作了新聞報道。黃文炯也因此獲得我國駐馬里大使館、衛生部、省衛生廳的表揚。

黃醫師他們汗水沒有白流,他們以精湛的醫技、高度的工作責任心贏得了馬里人民的尊敬。馬里老百姓一碰到中國醫生開口便是“西諾娃、阿加弘”,本巴拉語的意思是中國醫生“好”,中國醫生“棒”!三年后,當黃醫師他們離開馬里回祖國時,馬里人民載歌載舞,用當地特有的風俗表達著對中國醫生的感與不舍。

 

“當初黨派只有五個人,就像棵小樹苗,

如今看到她正在茁壯成長為一棵大樹,我感到十分欣慰。”

 

1984年初夏一天,黃文炯醫師的科室里來了兩位客人,一位致公中央組織部副部長司徒擎,另一主任廖世豪。此行來甬他們主要想在寧波建立致公黨地方組織。他們向黃醫師表明來意,并向他介紹了致公黨黨派的歷史、性質和任務,建議黃醫師加入中國致公黨。黃醫師之前對致公黨已有所了解。他有個在杭州的朋友日本歸僑,也是致公黨員,曾提議他入黨。 他也曾在報紙上留意過有關致公黨的新聞報道。這次為了能更好地表達自己參政議政的主張,他拋開了思想顧慮,向致公黨組織鄭重地遞交了申請入黨的表格。很快致公黨中央批復同意入黨。在組織找他談話的過程中,他因考慮醫院工作比較繁忙,自己身兼市人大代表和市僑聯副主席,無暇全身心投入到黨派工作中,于是組織推薦葉蔭叔同志擔任寧波地方組織負責人

1984年7月30日,中國致公黨中央直屬寧波市小組在寧波市華僑飯店成立。當時小組只有5人,其中組長葉蔭叔為組長,副組長為黃文炯。當年財政局撥款1000元作為黨派的開辦經費。在市委統戰部的大力支持下,有關方撥調給小組辦公用房一間(地址在蒼水街150號),電話一部。

文炯回憶說小組成立初期條件比較艱苦,但工作重點很明確,以發展壯大黨員隊伍為主要任務。為此,他組織推薦了好幾位政治立場堅定、工作積極努力的優秀人士加入致公黨組織。他還在經濟發展、民生改善和社會服務等方面建言獻策,不斷為祖國的繁榮和富強貢獻力量。正是在黃文炯這樣的老黨員們的不懈努力下,才有了我們寧波致公黨的今天。在2014年寧波致公黨迎春聯歡會上了,黃文炯作為當年“五人小組成員”代表之一在臺上講話,他說道:“當初黨派只有五個人,就像棵小樹苗,如今看到她正在茁壯成長為一棵大樹,我感到十分欣慰。”

 

知曉黃文炯醫師七十多年人經歷的,或許會有疑問:當初是什么力量促使他舍家棄業,遠渡重洋回到祖國懷抱?是什么力量讓他忍受曾經遭受的屈辱,奮力工作在醫療戰線上幾十載?是什么力量支撐他克服難以想象的困難,在異國他鄉建功立業?又是什么力量讓他選擇加入中國致公黨,為黨派的事業無私奉獻?我想答案就在他黑色封皮的筆記本上,他在上面用藍色圓珠筆,描了多遍寫下四個大字—“龍的傳人”。(鮑百易)

 

上一篇:她是路基上的一顆小石子 下一篇:扎根舞臺的甌劇傳承者
北京单场试机号 安徽快三预测软件 棋牌游戏二人斗地主 为什么赌龙虎总是输 电子游戏平台网址大全 后三选包胆 领航时时彩 11选五胆拖 pk10怎样分析走势分析 北京pk10走势图怎么看 双色球怎样投注可以有特别奖